姐的同學來過夜
description

姐的同學來過夜

姐的同學來過夜 姐的同學來過夜 我家住在郊區,爸爸的老毛病犯了,肘關節風濕痛,媽媽就陪他去上海看病。事發忽然,我就從就讀的市高中請假回來看家,因為我們這塊外地人很多也很雜,偷盜時有發生。 正值夏日,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脫光衣服,來瓶冰啤看三級帶。家裡沒人就是安閒。 窗外下起雨來了,還起了風,好大!我趕忙去關窗戶,這時看到一個女的在我家門口轉悠,被雨淋得神態狼狽,我想,不會是犯罪分子的先頭部隊吧?來探路的嗎?怎麼還叫著我姐的名字。想起來了,是我姐姐的同學,楊靜。 我忙關掉DVD,套上衣褲,下樓開門。 楊靜進門就問:你姐姐在家嗎?我知道她今天回來,特地來看她的。聽說她剛剛熟悉了男朋友,要帶回來讓我看看呢! 我說:我爸爸去上海看病,我姐姐在上海工作,就趕去醫院看我爸爸了! 楊靜說:你爸爸什麼病呀?要緊嗎? 我說:老毛病,風濕關節炎,不過這次要去好好看一看了。 我就叫楊靜到客廳坐一下,這時,我家的電話響了,我姐姐打來的,叫楊靜接。說自己臨時回不來了,楊靜叫道:死人,被你害死了啦!現在外面下大雨,我怎麼回去呀,車子都叫不到! 我偷偷看著楊靜,楊靜本來就是我姐姐大學裡的校花,現在成熟了,更是美得要老命,小時候還不太注重,現在越看越愛,我也是18歲的男子汗呀! 看來,姐姐是安排她今天住在姐姐房間裡了。一身淡黃的衣褲早被雨淋濕了,裡面的內容看得我血脈欲炸!非凡是胸前那對豪乳,白胸衣快包不住了。在我學校,可找不到能和她比的了,一米七的個頭,亭亭玉立,看得我心癢癢。 楊靜從我姐姐房間走出來對我說:小力,你姐姐怎麼連一件夏天的衣服都沒放家裡呀? 我說:我去找件我媽媽的衣服給你好了。 其實,我姐姐在上海工作後,她的房間一直我住,裡面成了換季衣物的儲藏室。我姐姐沒帶走的夏季衣服還在我媽媽房間放著呢!哈哈! 我挑了件性感的睡裙出來,是我姐幾年前不要掉的。 我還補充道:我媽媽的衣服也帶上海去穿了!我媽媽一向節省,衣服不大買的,這個楊靜也知道。 無奈之下,她還是拿著睡裙去了浴室。 我不停地祈禱雨不要停,過了晚上六點半,就是大晴天也沒車了。 …
轉貼 我第一次玩3P的經歷
description

轉貼 我第一次玩3P的經歷

轉貼 我第一次玩3P的經歷 轉貼 我第一次玩3P的經歷 我第一次玩3P的經歷 新人想成為會員,各位大哥請送個心心,感激不盡!               我是一位漂亮的姑娘,今年24歲.大眼睛,長頭發。167公分的身高,苗條大方,53公斤的體育重,一對惹事的大奶又白又圓.大學畢業後,就職一家廣告公司作文員.         男朋友蚊哥今年28歲,是一個溫柔,體育貼的好男人.三年前認識我後,一直和我守著.21歲那年暑假,在大學的宿舍裡,我將自己的身體育當作生日禮物送給他後,再也沒有主動碰過除他以外的男人.      蚊哥是一個健壯的男人,每次都弄得我高潮迭起,蚊哥在性方面給與我極大的滿足,曾有一度, 我覺得非常滿足.  —-做女人真好!就像廣告詞裡說的一樣.      但是,久而久之我們的性生活逐漸缺少了情趣,我心照不宣的維持著.但心裡卻充滿擔心,又有些無奈.蚊哥是一個細膩的男人,他也看出了我的無奈.一日,蚊哥給我了一冊打印的網絡小說,(那時他從公司的電腦上打印來的)其中第一篇名為<<半夢半醒之間>>,看得我面紅耳赤,骨酥肉麻......性愛小說,特別是那些描寫交換的小說,位我眼前打開了一個新的天地.   …
我的大膽4P事件
description

我的大膽4P事件

我的大膽4P事件 我的大膽4P事件 小艾、小武、輝和我四個人能成為好朋友,是很多人都難以理解的事。因為我們四個人有著截然不同的性情: 小武是個設計師,是那種站在潮流頂端的男人,他平時的言行都很放肆,喜歡到處尋歡作樂,反正憑他的外型條件,在酒吧裡要和他上床的女孩子有的是; 如果說小武是年輕氣盛的太羊,那麼輝就像夜色一樣深沉,他不喜歡打扮自己,也不太會與人交際,只有和我們這幾個特別知心的朋友在一起時,輝才會很釋放地談笑,但他的內心,彷彿總藏著一些不願暴露的秘密; 小艾和我是大學同學,後來又成了同事,同進同出這六年裡,我們已經默契得只需要一個眼神就可以明白對方的想法了,小艾的五官長得很有靈氣,舉手投足間很有俠義之氣,和她在一起讓我感覺很安全,出去玩我總喜歡和她粘在一起,小艾有時會開玩笑說:「都是因為有你,我這輩子大概都不會有男人了!」我會笑著摟住她猛親一口,孩子氣地回答:「那我要你呀!你也要我吧!」 我們四個人因為工作關係而走到了一起,那個「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讓我們建立了更加深刻的友誼。很多人應該都玩過吧!四個人一起玩遊戲,誰輸了,誰就要抽籤決定,是回答同伴的一個刁鑽問題,還是完成一件同伴要求他做的事。那一天我們玩得很盡興,彼此坦誠的感覺真的很舒服,一種莫名的信任感也就油然而生了。 本來順順利利的四人友情,是在那一天發生突轉的……其實現在去回想那晚的情景,我的心裡依然很想去迴避……我一直不敢去相信我們四個人在那一晚真的做了只有在A片裡才看到過的事:群交。 可笑吧,我是個在性方面並不開放的女孩子,但是以前我也和男朋友發生過性關係,所以對於性,我還是會偷偷去窺探和關注。 小武是我們四個人裡當仁不讓的「性學大師」,一起吃飯的時候,他就時常要爆些猛料: 這時小艾通常會動作敏捷地舉起筷子朝他飛去,而我和輝則仰天大笑。小武並不會就此作罷,他很喜歡跟我們詳細描述他那些風流韻事的細節:比如哪個女的只穿丁字褲,而且做愛時不喜歡他把她的內褲脫掉,而是要讓他直接從褲子側面插入;哪個女的音蒂特別容易興奮,只要用手揉幾下那裡面就會濕得流出汁液來;哪個女的喜歡裝純情,脫個衣服還要半推半就的,到幹正事時還要關燈才肯叫床…… 小武和那些女人的故事就像網站上每日更新的成人電影,對他來說,他們之間根本就不存在「愛」這回事,純粹就是慾望--需要操,和需要被操。酒吧、舞池、網絡……那些就是個含蓄點的平台而已,找到對眼的了,就再也沒有什麼好掩飾的了。 他還有一個定了性的習慣:每次帶女人去開房,都會找同一家賓館的同一間房間,我問他是不是老客戶可以有優惠價啊?他不屑一顧地回答:「我在乎那幾個錢?上次有個騷貨,知道那裡是我常去的就硬要我換地方,還說怕那裡不乾淨,我他媽的還怕她有病呢!我扔給她幾百塊錢,叫她滾蛋了。」 「那不是很掃興啊?一夜性福就這麼泡湯了?」小艾不依不饒地追問。 小武一臉得意地壞笑:「假如你是那個女人的話,你會就這樣拿錢走人麼?她把錢塞帶我褲檔裡,抱住我的脖子跟我說:『今晚我要讓你忘記以前這張床上躺過的每一個女人!』……」 在我們的一片噓聲下,小武終於沒有把這個艷情十足的故事繼續下去,而是留給了我們一些不關痛癢的遐想。 我會楞楞地去猜測:小武在床上真的有他形容的那麼厲害麼?那些女人會不會一些特別的我不知道的招術呢?他們的性事,難道遠遠超越以前我經歷過的那些感覺嗎?……輝告訴我說:男人都喜歡吹噓自己在性方面的能力,這就像動物在求偶時的表現一樣,不必去當真。 但是小艾就不會那麼客氣,每次當我用驚異的神情問小武「真的嗎」之後,小艾都會搶過話來: 「你想知道啊?自己試試就OK啦!小武,哦?」 「幫助後進者是我義不容辭的義務,不過前提是你要有靈氣,別跟個死魚一樣。」 …
原來房東可以這麼爽!!!
description

原來房東可以這麼爽!!!

原來房東可以這麼爽!!! 原來房東可以這麼爽!!! 後在原本住的不遠處租下一棟公寓的頂樓,將近40坪四房一廳滿大的。   空著三個房間也可惜,就想把其它三個房間租出去蓊蒶蓏蓀,潳滽漟漺也好補貼家用,徵得房 東同意就貼紅單當起了二房東. 但是頂樓的房間並不好租出去蓐蓊蒶蓏,屣嶂嵷嶊大部分的人多嫌 夏天會很熱,這也是真的。紅單貼了近六個月始終沒著落氳滱漓漎,萛蓇蒴菿只好委託仲介公司。   說也奇怪,委託仲介公司幾乎天天有人看房子蓖蒸蒻菣,敲敳斠斡一個禮拜內三間房間就全租 出去了,而且三個都是女性。一個叫雅琪22歲;是個大學生;一個叫劉小姐, 後來知道她叫毓萱,25歲,是間外貿公司的秘書小姐;另一個叫婷婷19歲未 婚當檳榔西施;我呢?27歲,183公分72公斤稱得上是標準的衣架子。 叫單身俱樂部如何?」雅琪說:「我才不呢,我有男朋友了呢?」也對啦。   七月份頂樓真的很熱,四個房間只有我的房間有冷氣。有一天,雖然已經晚 上八點多,室溫還是30幾度真的像是一個大烤箱,我一回到家她們三個人全攤 再客廳沙發上,我一見這景象就笑她們笨,天氣熱還坐在沙發上,雅琪嘟著小嘴 說:「房東哥哥客廳能不能裝一台冷氣?」   婷婷也附和著說:「對啊!對啊!」,我回答說:「對!對妳的頭啦!我頭 殼壞壞去啊!裝冷氣,冷氣要錢、電也要錢省省吧!要不然各位小姐不嫌棄到我 房間吹冷氣吧?或者乾脆把衣服脫光呀!」帶著不懷好意的眼神,沒想到她們異 口同聲說好,就到我的房間去吹冷氣、看電視,真拿她們沒輒,我也只好去洗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