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淫亂!!!
description

兄妹淫亂!!!

兄妹淫亂!!! 兄妹淫亂!!! “我說我偉大的哥哥,昨天你又幹了甚麼好事阿”當我坐在書房椅子小瞇一下時,一雙36E奶頓時夾著我的臉龐,很明顯是我那偉大的妹妹尖銳的聲音 “你這丫頭又在搞什麼飛機了,昨天我能幹什麼好事,不就跟以往一樣嘛” 看著她雙手插腰,好似我做了什麼天不可饒的事情一樣,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我是被她抓姦在床的老公呢,等等,她今天襯衫底下的奶頭似乎特別明顯,她沒穿胸罩!!!!! “是嗎???” 這丫頭明顯不相信我的話,看她滿臉不屑的樣子便知道 “你這變態!!!!你在看哪啊???” 那笨丫頭似乎發現我的目光逐漸往下,驚覺她的衣下風光正被我一覽無遺 “借看一下又不會怎樣,況且不是你故意沒穿胸罩的嗎”說完還捏了她的D奶兩把,這觸感真是夠柔嫩的 “你…算我說不過你!!! 昨天她又是你第幾個女人了???” “你是住海邊嗎?” “不是阿..” “我..我…我…誰吃醋啊!!!我是怕你哪天得到愛滋傳染給我怎麼辦???” “喔~是嗎~” 我眉毛輕挑繼續玩味地看著她. “試問哪個妹妹會被自己的親哥哥傳染愛滋,除非..” 不等話說完,我便一口吻向她的唇,粗暴地吸吮著,手裡揉捏著她的大奶 “啊!!!你這是在幹嘛!!!!!!!!!” …
寄宿的阿姨
description

寄宿的阿姨

寄宿的阿姨 寄宿的阿姨 誰都會有第一次,各式各樣,我的可能和你不一樣,也許相差無幾,可總是讓我至今不能忘懷。 那時我十五歲,家裡來了親戚三個人,要住下一些時間,父母就把我的房間給他們住,安排我到鄰居朋友家裡住,每天晚上去,第二天早上回來吃飯上學,好歹不算遠,走路五分鐘的路。我也喜得晚睡覺沒人管,相安無事。 一晃一個星期過去了,我開始對我住的房間主人開始好奇,別人家住房都很緊,他們為什麼有房不住,通過我的留心和大人的隻言片語知道了,這是一對夫婦的家,男的借調外地支援地方了,家裡沒別人,女的一人害怕住到娘家去了,空著房子,聽她的好友說劉大夫(我母親)家來人想讓小孩暫住一下,沒打夯兒就給了鑰匙。 夏天的天氣好熱,母親不讓我開他們的電扇,好在我睡在客廳活動沙發上,打開兩邊的窗戶空氣對流,我光著脊樑,只穿小褲衩,還算涼快。平時喜好運動,睡覺是倒下就著,條件到是不計較。可是好景不長,終於有了讓我睡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一天晚上,我白天踢了一場球累了,洗洗老早就睡了,迷迷糊糊聽見門響,鑰匙開門聲,熟練的開燈,我睡眼蒙瞪的坐起,看見一個滿臉詫異的女人,好像在他們家掛著的照片上看過,她疑惑的問:「你?」我沒有完全的清醒,條件反射的知道怎麼了,「阿姨,我媽媽讓我來這睡覺的。」 她似乎明白了,不過還是小聲叨嘮了一句,「我還以為小不點呢?哦,啊,啊,你睡你的,我只是來換衣服,一會,一會就走。」 我仍舊迷迷糊糊,但是我看見她滿臉通紅,手足無措,我都忘了自己嘟囔了一句什麼倒下頭去。 不像現在的我……,快跑題了,哈。她只是聽說劉大夫的小孩住,沒有想到是類似個大小夥子,又只穿個小褲衩,順便說一句,我穿的是三角的緊身褲衩,運動短褲裡面穿的那種。 從小時候親戚都說我的小雞大,老愛和我開玩笑,我也老是很窘迫,穿運動褲衩,裡面也要用緊身褲包緊,可還是一大包,鼓鼓的,尤其在運動場上,使我很苦惱了一陣。 只是後來和一個女生好了,才知道女生不懂事前還是喜歡鼓鼓的大包,僅僅好奇而已,只是怕見到真的,懂事了才會喜歡真的。 我叫阿姨的女人,是過來人,我當時猜她不到三十歲,當然知道鼓鼓的大包裡面是什麼東西,我沒有看清她看沒看,當然她看到了,後來證實,她不僅被我的身材,最重要的是被我包裡面的內容吸引,當時既然無意中看見,沒有不臉紅的道理。 如果她拿了衣服走了就沒有後事了,如果她不好奇也就相安無事了,如果她不是動了一點點春心也就沒有一切要發生的任何事情了。 衣櫃在客廳,在我睡覺的折疊沙發斜對面,她到裡屋放下手裡的東西,為了涼快換了家穿的衣服,到衣櫃取東西,回頭小聲像是自言自語說:「這麼熱的天幹嗎不開電扇?」 我條件反射似的回了一句:「我媽不讓開。」 「這個劉大夫。」她摸了一把我身上的汗,隨手打開電扇,開到最小檔,定好了搖頭,我迷糊地看了她一眼,說謝謝阿姨,這一看壞事了。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背心,乳房隨著她的動作跳動著,並在她的領口、肩邊跨欄處若隱若現,乳頭清晰的頂在背心後面劃來劃去,下身的五分褲很和體,苗條的身材並著誘人的其他東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我的下身頓時有了反應,我明顯感覺在膨脹,褲衩成為阻礙。 我動也不敢動,閉著眼睛,年少無邪的我感覺自己像是流氓一樣。她又走到我的床邊伸手試了試風力,摸了我身上一下大概試試涼不涼。 一陣香風,柔軟的手,加上我體內已經發生的變化,我激靈了一下,她手也哆嗦了一下,「冷嗎?」 …
媽媽勾引我
description

媽媽勾引我

媽媽勾引我 媽媽勾引我 那年,我才34歲,在離婚以後的4年裡,我們母子倆相依為命,兒子天天晚上都陪我一起睡,直到那一次……… 那天晚上,我參加了同學們的聚會,因為大家都興高采烈,所以我也喝得有點醉了。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睌上12點半了,兒子很早就上床睡覺了,我坐在梳妝台前,解開了的長髮,接著脫去了自己的長裙、胸罩,看著鏡子,我的身裁還是那樣的修長,我身高1.62cm,乳房依然是十分豐滿,而且還很堅挺呢,這是令我最感自豪的,我的小腹平坦,並沒有多餘的脂肪,簡直不像是有個16歲兒子的母親,我穿著一件絲質的蕾絲小內褲,這令我的屁股輪廓看來是那樣的性感。 因為是夏天,所以兒子只在肚子上蓋了件被單,我突然發覺兒子的身體有異,他的下體高高的勃起來了,這下我忽然有一點的衝動! 我走到床前,看著兒子那翹起的陽具,然後我躺了下去,我的手放在兒子的小腹上,在酒精的不斷刺激下,終於忍不住了,我的手慢慢地在朝下移動,終於,伸進了兒子的內褲裡,輕輕地握住了他的陽具,我不其然全身顫抖著,開始慢慢地套弄著兒子的陽具,另一隻手卻忍不住褪下了自己的內褲,把手指插進陰道裡,自慰起來了。 突然兒子翻了個身,把手剛好放在我的陰阜上,我頓時吃驚了一下!但是他還是睡著了,於是我又繼續套弄起來,我另一隻手抓著兒子剛巧放在我陰阜上的手,去撫摸我的陰阜,撫摸我那肥厚的陰唇、那流著蜜汁的陰道。兒子被我套弄得爆炸了,精液射了出來!射得我一手都是,我興奮的連忙把滿是兒子精液的手插進自己的陰道裡,「啊∼∼啊∼∼∼」我不禁呻吟連連,終於我也達到高潮!興奮得弓起著身子,然後長歎了一聲,癱軟在床上了。 第二天起床後,我感到有些不自,雖然知道昨晚那一切全是酒後亂性,但仍是感到有點後悔!也不知兒子昨晚是睡著了還是詐作不知?!以後事情會變成怎樣,我想….還是當沒發生過的好。 晚上兒子放學後,他習慣地先進浴室洗澡,我在客廳裡看電視,家中的浴室門正對著客廳的,兒子進去後卻故意讓門稍微敞開一點,然後讓身體正對著門一邊唱歌一邊洗了起來。 我覺得有點奇怪,於是站起來偷偷地走到浴室門外,我的天!我看到兒子正在套弄著自己的陽具,我的心跳頓時加速了!呼吸也粗起來了!我看到兒子拿起了我的內褲,把他的精液射在那上面,我注意到他已經洩出了,所以也靜靜悄悄地回到沙發上去。 「好吧小濤,等會媽洗好了你來幫我按摩一下,我覺得腰有些酸。」 「好吧,我等妳。」 我走進了浴室,看到洗衣藍裡剛才兒子用來發洩的我那件內褲時,我捧著我那內褲,把它放在鼻子下聞著,是我兒子的精液味道,我感到有點陶醉,因為作為母親的我,能令自己兒子受到自己的女性魅力所吸引,更為我而射精!一股慾念衝擊著我!接著我竟然身不由己的把那染有兒子精液我的內褲磨起我的陰道來了,我激動地自慰著,興奮得全身在顫抖………… 我浴後出來了,只穿了件縷空的睡袍,我確信兒子能看見我乳房上那兩粒紫葡萄和我下面那濃密的陰毛的黑影,我根本就沒穿內衣內褲,我向兒子說:「來,到媽媽的臥室去。」兒子興奮地跟了進去。 「媽,妳趴在床上,我先按摩妳的背。」 我趴了上去,兒子先是隔著睡衣給我按摩,不久他竟大著膽子地說:「媽媽,隔著衣服不好按,妳可不可以把衣服脫下?」 我猶豫了一下:「那好吧。」 我把睡衣褪到腰上,兒子便坐在我的屁股上,輕輕地按摩著我那光滑、柔嫩的背部,按著按著,兒子的雙手慢慢移到我身體的兩側,然後觸到我的乳房了,我感到好舒服輕輕抖動了一下,兒子見我沒說什麼,也就大著膽子繼續往裡探。 終於他的手掌握著我的乳房了,輕輕地揉著,用兩指輕挾著兩粒乳頭,我感到興奮!乳頭挺立起來,我的屁股上感到兒子的下體也硬起來了,剛好就頂在我的屁股溝裡,兒子順著按摩的動作,把他的陽具一下一下的向前頂,接著他的手慢慢朝下按摩,到了我的腰部時,順手就將我的睡衣往下褪,我的整個屁股便露了出來,兒子用雙手揉捏著,然後分開我的雙腿,我確信他可以看到我的秘丘。 兒子可以看到我的陰毛、肥厚的陰唇,可以看到他出生的而且是最神密的地方了,他用手指輕輕撫摸我的陰唇,「啊∼∼」我忍不住輕聲的呻吟了起來,兒子突然不顧一切地扯下我的睡衣,將我翻過身來,我害羞地摀住眼睛不敢看他。 …
一家同樂(大亂倫)
description

一家同樂(大亂倫)

一家同樂(大亂倫) 一家同樂(大亂倫) 劉海雙手還捏著王嫂的木瓜大乳房,嘿嘿笑道:“哦……你們都來了。我們 兩人等不及了就操了起來,還望夫人您見諒啊!”王嫂的陰道的淫水還流著,順 著插在裡面的雞巴滴在地板上,大家見了都忍不住了,也沒說什麼了。   李花見了也不禁淫笑:“我們一進門就聽到有人叫‘哎喲老公啊……我的陰 精出來啊……’是誰啊?”   王嫂笑道:“太太你就不要笑我了,待會兒啊,我們少爺還不是要操你的大 肉穴?到時候我想你叫得還比我淫啊!”   李花一笑,上去抓住塑料雞巴:“好你個王嫂,和我老公操了穴還敢說老娘 兩片粗大紫黑的陰唇片:“唔……這陰唇媽的比我的還大啊!唔……老公你也別 停啊,咱們玩死這淫貨。”   劉海淫笑向呂紅道:“小紅啊,來讓公公親親啊……小波你也別閑著啊,看 你媽那淫樣……來一起玩啊!”   呂紅笑著扒光了衣服坐在劉海的身邊,兩人摟著親吻起來。劉海捏著呂紅的 奶頭笑說:“哦……還是咱們媳婦的乳房好啊!真嫩!好滑啊……”   劉波從後面扒了母親李花的衣服,跪著舔起了母親的大肥穴;劉海的雞巴操 著王嫂的屁眼,手卻摳著媳婦呂紅的肉穴;李花幫王嫂抽插著陰道,兒子還舔著 自己的肥穴,不時還用手指狠狠的摳幾下,一家人真是淫亂至極。   這個時候,連劉海的女兒劉芳和他丈夫呂強也進了屋。這呂強不是別人,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