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星女俠06
description

●黑星女俠06

●黑星女俠06 勞拉現在心裡充滿了驚恐和羞恥,她已經知道那邪惡殘忍的老頭要兩根電擊 棒做什麼了! “啊!!不……” 黑星女俠發出羞恥驚慌的尖叫和嗚咽,她感到一根冰涼堅硬的金屬棒已經被 殘忍地插進了自己剛剛遭到姦污的肉洞,粗長的電擊棒幾乎一直插進了她陰道的 最裡端,而接著另一根同樣冰涼光滑的硬物開始頂撞撐開自己緊湊狹窄的肛門! 哈曼博士已經將那兩根直徑有四、五公分、幾乎有三十公分長的電擊棒上的 電流旋鈕調直最小,女超人激烈的反抗使他無法將另一根電擊棒順利地插進勞拉 的肛門,於是他按了一下已經插進女超人陰戶裡的電擊棒塑膠柄上的按鈕。 “嗚!!……”勞拉立刻感覺一直插進自己陰道盡頭的硬物前端有一股微弱 的電流襲來,那種貫穿整個身體上最敏感嬌嫩的部位的痛感頓時令女超人渾身激 烈地顫抖起來,發出痛苦的悲鳴! “該死的賤貨!”哈曼博士咒罵著,趁女超人全身酸軟的機會,將那根頂在 她肥美的雙臀之間的電擊棒用力地插進了她緊窄的肛門! “啊!!!……”勞拉發出痛苦的悲鳴,她感到自己前後兩個肉洞裡都被粗 長冰冷的電擊棒插滿,尤其是被殘忍地擴張著的直腸更使令女超人痛苦無比。她 雪白渾圓的大屁股立刻凄慘地搖晃了起來,嘴裡不住發出痛苦的呻吟。 “哈哈!黑星母狗,讓你嘗嘗被電棒插屁眼和賤穴的滋味!” 哈曼博士帶著施虐的快感,握住兩根粗長堅硬的電棒,開始在黑星女俠前後 …
清純的美容師 New
description

清純的美容師 New

清純的美容師 New 超棒的一次經驗 入夏以來,這是二叔最常說的一句話,台灣百業蕭條、許多小老百姓無以為繼的今天,我們這家小小的房屋仲介公司,居然連續三個月業績破五百萬,每個月都能成交好幾個大案子。說起來也奇怪,90年我退伍後就跟著二叔在台南做仲介,小公司名氣不大,兩年來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總想在這年頭有口飯吃已經是幸福了,誰知道從六月份簽了那幾棟別墅開始,奇跡一般竟然客戶開始源源不絕的出現,頭一次感受到收訂金收到手軟的滋味。二叔一直認為是有好兄弟在暗中協助,每次看到我帶著訂金收據回來,總是要說上這麼一句… 可上星期這一攤不同,買主是個台北下來的大學教授,說是要到成大來服務舉家搬遷,看看房子實在滿意就這麼付了三十萬的現金,困難在買主人在台北,也希望能在台北簽約,可業主卻是個在地的台南人,本來還老大不樂意的「厝嘸免賣哪遠…走到台北去…叫伊下來台南簽啦…」,我和二叔求爹爹告奶奶的才硬是讓對方點頭,本來嘛,這年頭房子有人肯買就偷笑了,還圖什麼安逸呢? 就這樣,星期二開車載著業主夫婦兩個上了台北,還好我在台北當的兵,要不內湖的路還真不好找,買方賣方都小心的結果就是約要簽很久,從下午兩點在代書那兒攪和到四點,約簽完了業主夫婦再三感謝我們幫他把房子處理掉,兩口子大概是事空心安樂,說想在台北玩兩天再回去,就這樣我一個人空車回台南,回程一上高速公路就剛好碰上塞車,挨到苗栗都快七點了,下交流道吃了點東西。實在是累的緊,就打電話回台南跟二叔說很累想在苗栗休息一晚,明天中午再回去。 找了家蠻別緻的汽車旅館,洗完澡精神又來了,出去逛逛吧。一個人走在不很繁華的苗栗街頭,真不知要做啥。想說累找家指壓店推一推,可苗栗市逛半天只看到幾家「愛芝蘭」「美夢蘭」之類俗俗的全套店,連個像樣一點的美容指油壓都沒有,心中正為苗栗的男人感到難過時,忽然看到一家很獨特的店面,淺色原木的裝潢,大片透明的玻璃櫥窗裡排著一列列的精油瓶罐,招牌上寫的是「XX香精油專賣店」旁邊一排小字「附設精油推拿」,金色的珠寶燈把店裡照耀出一片的暈黃,非常高雅的感覺,就像是女子美容精品店一般,我找了半天,實在找不到「男賓止步」的告示牌,便推開玻璃門走了進去… 「您好,歡迎…」三十出頭的男子從裡面滿面笑容地迎了出來,「要看香精油?」他很自然的直接走到展示櫃前,看年紀應該是店東,「我看招牌這裡有做精油推拿…」我說明來意,他似乎有點為難,看了看表又抬起頭來看了看我「我們這裡是做純的…不過師傅剛剛已經下班了…我們這邊推拿是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六點…」,我連聲抱歉正想推門離去,他又說「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還有一位小姐,不過她只做指壓…不知道先生您…」。我想了想,反正也沒什麼事,問清楚價錢指壓一個小時才 500 元,就點頭答應了。店東帶著我進去裡頭,隔著一間寬大的按摩室,正中央擺著一張按摩床,牆壁一邊有著一個矮櫃一邊是面大鏡子,他倒了杯茶放在櫃子上給我喝,請我稍侯一下。 我趴在按摩床上等了大約十分鐘,聽見外頭的玻璃門開啟的聲音,然後一個女生和店東出聲打招呼,一會兒按摩室的門扣扣兩聲,我喊了句「請進」,她開門進來「您好…」,我頭也沒抬回了話,問了些姓啥打那來的閒語,一雙手按上我的肩膀,她很熟練的開始幫我指壓了,力道不輕不重剛剛好,「為什麼會跑來做指壓呢?」她問了句,我說是自己今天開了一整天的車很累,她就問我要不要熱敷一下,說熱敷一下可以去疲累,我說好,「那我去弄熱毛巾…麻煩您把上衣脫掉…」 我起來看到牆上有釘著hi衣架,便脫掉了上衣,剛把上衣hi好時她進來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剛一直趴著背對她),短頭髮的年輕女孩子,長得算不上很漂亮但蠻可愛的,個子小小的有著兩個酒窩,穿著一件式的短洋裝,沒化什麼妝卻更顯清純,她看到我赤裸的上身笑了一下「身材不錯哦…您喜歡運動啊…」,其實這都要拜朋友所賜,一個國中到高中的死黨,大學唸體育,退伍後大家一連絡,才知道他在健身房當教練,想說好朋友總該捧個人場,就花了三萬多買張會員卡,錢一投資下去不去又覺得不值得,運動的習慣就這麼培養出來了,兩年下來,雖不敢說比得上專業的健身員,但身材十分有型、肌肉算得上結實。她又笑了一笑就請我趴好,熱毛巾直接蓋上來真的比泡熱水澡還有效…全身的疲累似乎一掃而空,過一陣子她把毛巾拿掉繼續幫我指壓… 跟她聊才知道,她才19歲,家在附近開雜貨店,白天在家裡幫忙看店,晚上閒著沒事,本來是為了幫媽媽保健跑去學推拿按摩,等到學會了又覺得自己空有一技之長不用可惜,剛好這裡有家精品店兼著有做推拿,不是一般的色情護膚店,大部份也都是女客人,所以就跑來這裡兼差了,客人並不多,平常她還是待在家裡,有生意時才過來工作。就這樣在她的指頭和輕柔的聲音下,我慢慢的竟然睡著了… 「林先生、林先生、做好了…」醒來時她正輕輕搖著我,原來一個小時已經過去了,天!我居然大部份都沒感受到,哈哈,自己笑了笑,她問我在笑什麼,我告訴她,然後她也跟著我一起笑。看著她甜美的笑容我忽然有股衝動,我問她能不能再做一小時,她告訴我說店要打烊了,那怎麼辦?「那你去問問老闆看可不可以麻煩一下,我難得到苗栗來一趟,就今天累一點晚些關門吧…」,她看著我、笑了笑,就出去問店東了。隱隱約約聽到店東說自己有事不能留,要她還不想休息的話就把鑰匙留著,讓她去關門。然後兩人討論了一下,聽到玻璃門打開的聲音、她跟店東說拜拜,然後玻璃門關上還帶著鎖頭「卡」一聲,大概是她把店門鎖上了…過了一會兒,她回到按摩室裡來… 「那繼續吧…」,我問她會不會太累,她說自己每天都兩三點才睡,「那不然你再幫我做兩小時好了…」,她點了點頭沒反對,我很高興的趴下繼續讓她在我身上努力。我問她「外頭掛著是〞精油推拿〞,為什麼你只做指壓呢?」,她才告訴我當初就告訴店東她只幫女客人做油壓,因為幫男生做她會不好意思…,我說「那你幫我做好不好?」,她看了看我沒說話,我再問了一次,她才低聲的說「你真的要我幫你做哦…可是我不太會哦」,我當然說沒關係,想想油脂推在皮膚上的感覺,比起這種干推不知舒服多少倍。「那我出去拿油…你喜歡什麼香味的…」,我說我要薰衣草,她笑了一下說自己也喜歡薰衣草。走到門口她又回頭說了句「那你要不要把長褲脫掉…」,我點點頭便從床上起來… 錯過今夜再難碰頭,我知道自己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便故意坐在床沿等她進來,讓女生看著男生脫衣服絕對比讓她直接看到肉體感覺上來的強烈。看見她走了進來,我趕忙走至牆邊hi衣服的地方開始脫長褲,身上剩下一件白色子彈內褲時我轉身面對她,剛好看見她正打量著我,她看我轉過來了臉上一紅,低下頭去,我不再逗她先乖乖趴到按摩床上去…,香濃的潤膚油倒在我背上,她開始幫我油壓了…那雙手很溫柔很溫柔,她塗抹過我的背和腰,再幫我抹雙手,等她剛要幫我抹大腿時,我轉頭問她「能不能幫我做臀部?」,她似乎沒聽清楚把臉靠了過來「什麼?」,我再問一次,她想了想臉似乎更紅了些… 然後那雙手來到我腰上,往下慢慢拉下了我的內褲,可以感覺到手似乎有點顛抖,內褲拉到我臀部下緣就停住了,油倒了下來,她開始用手直接在我臀部上塗抹,我知道女生十個有九個喜歡看男生的屁股,在她們眼中一個緊翹的臀部就是男子性能力的保證,當她拉下我內褲那一刻,我知道今天沒有白來了,雖然她很小心的避開男性的性感帶,雙手只是在兩塊臀肌上揉搓著,但透過手掌傳來那種羞澀的感覺卻是更深刻的刺激,順著她手的滑動,我感覺到自己的陰莖不能避免地開始充血變硬了… 她手不斷的碰觸到我內褲的腰緣,似乎那是一件討人壓的阻礙,她又順勢再把我內褲往下拉了一點,但過一會兒內褲卻又滑回它原來的位置,這時我知道自己該主動點,猛地抬起身體,她手離開了我的屁股,然後在她面前,我背對著她很自然迅速的把內褲整個脫掉了,再赤裸著全身趴回床上去。她呆了一呆,又繼續她的工作,問我為什麼把內褲脫了,我說這樣你工作比較方便,而且我的內褲沾到油等下沒法穿。她沒再說什麼又繼續幫我塗油。慢慢地雙手來到我的大腿,為了方便她把我兩腿向左右兩邊分開,然後開始倒上油,從外側到內側很仔細的推拿著。終於她推拿完整個背面,輕輕說了聲「等一下我去拿條毛巾…」 我知道要翻正面了,她是想先去拿條毛巾幫我蓋住下體。所以等她一走出按摩室,我起來到櫃子前面拿起那杯冷茶,我故意轉身面對門口喝茶,果然她直接開門走了進來,看到我全裸一覽無遺的站在房裡,她羞的低下頭來似乎想退出去但又移動不了身子。「這茶都冷了…」我說,她才抬頭看著我「那我再倒杯熱的給你…」,我靠過去把杯子遞給她,這大概是她頭一次面對一個全裸的肌肉男,何況這肌肉男還挺著一根粗大硬直的陰莖,視覺上的刺激讓她臉頰就像熟透的紅蘋果一邊的嬌羞。她拿著茶杯出去後,我回到按摩床上,正面仰躺著讓自己全身的肌肉暴露在房間裡金黃色的燈光下,自己勃起的陰莖還是硬直著向上指著天花板…她走了進來到櫃子前面放下茶杯…慢慢的靠到床邊上,似乎有點敬畏的用毛巾蓋住了我的硬挺… 那是一條白色的毛巾,就這樣在我下身搭上一塊帳篷,她很小心的整理了一下,讓我的下腹部和大腿都能露出來,她回到我面前在我胸口倒上油,開始幫我推拿,時間就像靜止了一般,她雙掌撫慰著我的胸肌,那刺激不斷的傳到我兩腿之間,從胸口到腹部,她近乎疼惜地滑過我六塊堅硬的腹肌,上身推拿完後她推開毛巾的一邊想去抹大腿的油,她的手很小心地不敢碰觸到我的勃起,看著她微紅的雙頰,我索性把毛巾整個拿掉,讓自己硬挺的陰莖再一次暴露在她面前,她似乎想說什麼又沒說,開始在我兩腿倒上油,塗抹了起來。我知道她已經心動了…雙手不能避免地一再碰觸到我陰莖根部,讓我漲滿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
11歲的女孩
description

11歲的女孩

11歲的女孩 月考的關係,上週六下午班上留了幾個學生來加強功課,大部分的學生早在3:00多就已經完成作業回家了,教室裡頭就剩下雅鈴和我,她繼續做功課,我改我的作業,突然間我聽到有些聲音 是雅鈴發出來的!我故意低頭不作聲,但眼睛偷偷地看看雅鈴在做啥,原來她不管老師就在前面,偷偷將手按向胃部附近,再慢慢向下移動,隔著制服裙子用手指壓向洞口的位置。雅鈴張開雙腿,用右手中指的指頭壓著陰核的位置,隔著裙子慢慢上下上下的磨擦,動作很慢,大概這樣才不那麼容易被人發覺吧。 「雅鈴,你不舒服嗎?為什麼按著肚子,面色忽紅忽白的?」 「可能……今早吃錯了東面,肚子有點不舒服。老師! 」 「那你就先在桌上躺下休息一下吧,老師先到辦公室,等一下再來看你」 我這時並沒離開,我躲在教室門外偷看雅鈴這小淫娃,反鄭學校也沒人嗎!雅鈴躺在桌上,觀看四周確定無人,便迫不及待的把手伸進裙子裡,穿過小內褲的鬆緊帶,便探到洞口上,用手指往陰唇中間左右輕擠,便觸摸到早已發硬的小豆子。 雅鈴用手指順著陰核打轉,11歲小女孩淫水的濕滑,使手指頭的活動越加順暢,手指頭藉著淫水的滋潤,逐漸地竟把半隻手指滑進陰道裡,雅鈴心頭一震,一道強烈快感從下體轉來,禁不著張口輕聲叫了起來。 我一見機不可失就進了去,雅鈴見到我忙縮回插在陰戶裡的手指。我看見雅鈴裙子差不多翻起到屁股,內褲最誘人的胯下位置呈現在我眼前,潮濕一片的內褲完全被我看在眼裡。 我臉上不動聲色,柔聲的向雅鈴說:「雅鈴你哪裡不舒服?老師給你檢查檢查。」被老師目不轉睛盯著自己內褲的雅鈴連忙把裙子拉下,臉蛋早已紅得像要淌出血來。 「雅鈴,你剛才不是說肚子不舒服嗎?給老師看看。」 我邊說邊用手把雅鈴的裙子翻起,沾濕了襠位的小內褲又呈現在我這個老師眼前。「雅鈴,剛才老師在課室裡看見你用手壓著這裡不停在動,剛剛老師進來時又看見你把手伸進內褲裡面活動。你不要騙老師了,你是不是在手淫啊!是誰教你的!」 「手淫」這個字眼,11歲的雅鈴還是初次聽到。 「老師,什麼是……手淫啊?」 「手淫就是用手玩自己的那裡。男的玩自己的陰莖,女的玩自己的陰戶。你看你玩的淫水都流出來了,到底你哪裡學的?快說!」 雅鈴被我悉破自己偷偷玩弄陰戶的事,早已害羞得無地自容,現在又被連番追問,腦筋一片混亂,我聽著雅鈴還帶著童稚的聲音訴說著她上個月開始來月經並學會手淫的事,只覺血往下衝,都湧進陰莖去了,褲襠撐得高高,心中盤算:「這個小小蕩女,今天我要嘗一嘗。」 「雅鈴,每個女孩子在發育階段都曾經手淫過,只要方法正確就不會妨礙發育,老師也經常手淫啊,現在你就做一次給老師看,待老師觀察你用的方法是否正確,不然的話,妨礙發育就不妙了!」 我說著已伸出手要脫雅鈴的內褲,她稍微移動,內褲己被我脫下,露出光潔雪白的大腿,我又示意雅鈴坐到牆的內邊,背靠牆,曲屈雙腿分開,這樣小女孩光滑幼嫩的陰戶就完全展露眼前。 …
兩張床
description

兩張床

兩張床 兩張床 的講法,那是他跟我老媽結婚時買的床,當年可是用上等木材作的,堅固耐用, 不過現在已經有點舊了,前年的時候,我把床墊拿起來,整張床都重新油漆了一 遍,把斑駁的舊漆用水砂紙磨去,然後上了兩層跟房間顏色搭配的粉紅色。       對這點我那惜舊愛物的老爸很不以為然,只是他自己花了五六十萬搞了一張 說是清朝製品的樟木古董床,說什麼睡在上面好像回到古代的感覺,卻堅決反對 我換一張新床,這實在有點說不過去,於是在被我丟掉和上新油漆之間,我老爸 只好讓我上了粉紅色的新油漆。       呃、粉紅色,這不能怪我,我老婆喜歡粉紅色,我們的房間整個都是粉紅色 ,粉紅色的牆,粉紅色的窗簾和粉紅色的床。不過那張床雖然經過重新油漆,但 畢竟年紀大了,每次我跟我老婆在上面做愛的時候,都會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不過我還挺喜歡那個聲音的,因為感覺起來好像我很勇猛一樣,讓我格外有勁。       有時候住我樓下的老爸也會抱怨,「你娘咧,你也幹小力一點,整晚我都聽 …
风 尘
description

风 尘

风 尘 九七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我第一次见到白兰,她带着满身的雪花从酒店大门   “喂,你是服务员吧?我问你点事。”她甩着满头被染成暗红色的头发,将 头上的雪花甩掉,那头柔顺的红发就象一团火焰,照亮了稍显昏暗的室内。   “叫我啊?”我指指自己问她。   她把嘴一咧,笑得象朵花一样,“你这个人真有意思,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 吗?”   我坐在吧台里看着她慢慢走到吧台前面大方的坐下,然后把一只手支在她圆 润的下巴上眯缝着眼睛瞄我,“喂,你们老板在不在?”   我摇摇头告诉她:“不在啊,她还没来呢。”   “那小白呢?他在不在?”得到我否定的回答后,她皱了皱弯弯的眉,“是 吗?那我在这里等他们好了。”   她说着就把手臂交叉平放在吧台上,然后把头枕了上去,随即又猛的抬起头 来,“喂,那个谁啊,你们老板或者小白来了叫我好不好?我有点困了,先睡一 会儿。”   我答应一声,她却没什么反应,不会这么快就睡着了吧?   我摇摇头,拿出口布从椅子上站起来擦拭起即将摆到架上的各色洋酒。边擦 边看这个趴在吧台睡觉的姑娘,她是什么人啊?难道会是小姑的朋友吗?还是小 白手下的小姐? …
鄉野痞醫07
description

鄉野痞醫07

鄉野痞醫07 二次進城回來之後,麻三就像得了相思病,這短短的三天,他覺得比三年還 女人的笑臉。當然他不希望是孔利或小霞,感覺這二人就像是帶刺的玫瑰、沾了 罌粟的香煙,他希望看到的是身材玲瓏有致的陳純紅或清秀淡雅的姜銀。   “有人嗎?”這時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   麻三沒吭聲,因為他不確定對方是誰,但聽起來不像是要來看病的,一點病 懨懨的感覺都沒有,倒有幾分媚惑與挑逗。   “全醫生在家嗎?”   聲音再度響起,麻三還是沒聽清楚。這會是誰呢?聽起來不像是熟人,難不 成這個女人聽到了什麼妖風,說我的性功能比較強悍,而且還進了先進的調情工 具,慕名來訪了?   他想著想著,忍不住笑了起來。   “別笑了,我都看到你了,快開門吧!”   走到院子裡的麻三一聽,頓時說道:“哦,呵呵,來了,你哪裡不舒服啊?”   麻三不敢用挑逗的話語,因為他還不清楚這個人到底是誰。   這時門口的女人也不說話了,還真吊起了麻三的胃口。他心想:會是誰呢? 難不成真是自己想的那種女人?嘿,那可真撞上桃花運了,自己正愁沒地方發洩 呢!   想到這裡他便走到門口,隔著門縫望了望卻看不清楚,才又說道:“我開門 了,小心別夾到手。” …
賭場風雲尤物
description

賭場風雲尤物

賭場風雲尤物 賭場風雲尤物 夜幕低垂,恍惚將悶熱的暑氣趕出九霄雲外。 台灣高雄這個寶島的第二大城市,此刻已萬家燈火,好像要和穹蒼上所綴滿的繁星互相輝映。 繁華的街道上,車水馬龍,行人如鯽,這種景象並不奇特,本來就是所有大城市固有的特徵,但奇特的是,連一條偏僻的小巷,亦人來人往,而且有不少是盛裝打扮的豪客貴婦。 原來小巷裡開設有一問高級地下賭場,隱隱約約傳來此起彼落的呼盧喝雉之聲。 有賭就有輸贏,所以有人嬴得盤滿缽滿,笑逐顏開,有人則輸到唉聲嘆氣,怨爹罵娘,最大的嬴家自然是賭場的老闆,而最多的 家自然是患得患失的普羅賭徒。 這便是全世界所有賭場的共通點。 現在,那個賭大小的攤檔上,已然連開九鋪『小』。手持骰寶盅的荷官接連按下三次絞骰,不停口地催促呼喚道:「請快下注,請快下注!喂,買大開大,買小開小!」 荷官亦似乎懾於她的氣勢,定了定神,才陪笑道:「小姐,要下注就請快一點。」 麗人施施然從手裝中捧出幾疊面額十萬台幣的注碼,數都不數,就全押在『小』字上。 眾賭徒登時嘩聲四起,眼睛瞪得如剛剛上市的應時佳果龍眼。 荷官是個頗富經驗的行家,一眼就粗略占計出這幾疊籌碼起碼值三,四百萬台幣,於是陪笑道:「對不起,小姐,我們這攤檔只限紅二百萬,請你收起多餘的賭注。」 麗人睥睨地望他一眼,冷笑道:「怎麼?這樣大的賭場,受不了我區區三百五十萬元台幣?」 正在僵持不下之時,一個巡場的中年西裝客走了過來,冷略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麗人,覺得甚是眼生,完全摸不清她的來路,所以不敢冒昧唐突,沈吟片刻便含笑說道: 「小姐,這攤檔的確是限紅二百萬,小姐如果想賭大一點,請跟我到貴賓房吧!」 麗人微慍道:「你的意思是要我收回賭注嗎?」 中年巡場聽她口氣透露不悅,在沒有揭開她的底牌前,自不敢貿然開罪客人。 他能當上巡場要職,必定有一番功力和火候,於是故作遲疑地說道:「恕我眼拙,小姐恐怕是第一次來光顧敝場的吧!這樣好了,為免掃小姐的雅興,就破例一次,以後就絕對不行。」 …
【公車射美臀】作者:不詳
description

【公車射美臀】作者:不詳

【公車射美臀】作者:不詳                          公車射美臀 作者:不詳 字數:3334字     出了門,在街上走。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有小孩,但就沒美女。我就納悶了, 今天我這麽帥一帥哥難得出一回門竟然沒美女?   正說著,眼前就出現一個。只見她穿一裙子,粉色。在我前面走,那屁股扭 來扭去的,看得我好想一把抓上去摸個夠!一看就知道是騷貨!當然了,這只是 我的個人認爲,至于她究竟是不是騷貨還得以后慢慢接觸和了解才能知道。 …